您现在的位置: 中国广告门户网 >> 广告新闻 >> 营销策划 >> 营销之道 >> 正文

鼎晖投资柳丹:医疗投资受追捧?潜力公司具备这些特质

责任编辑:佚名    新闻来源:不详    新闻日期:2020/1/9

f6.lv_【官方首页】-白金会声明: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创业邦(ID:ichuangyebang),作者:钟小玉,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。

医药,作为 2019 年医改的关键词,备受行业关注。而利好创新药的国家政策频出,也让更多的创业者看到机会。

但机会和风险并存,具备怎样特质的创新企业更容易成功?在项目扎堆的细分赛道,基金投资人如何判断风险?在医疗大环境和市场竞争的综合作用下,还有哪些开始显现的趋势?

鼎晖投资自成立至今,已在医疗健康板块投资了超过 30 家公司,其中有近1/ 3 上市。f6.lv_【官方首页】-白金会作为专注中早期投资的混合型基金,鼎晖创新与成长基金更加关注“生态圈”的建设,在生物医药、检测诊断、医疗技术等板块进行布局,投资案例包括先导药物、迈新生物、康立明生物、集萃药康等。

鼎晖创新与成长投资执行董事柳丹拥有十余年健康医疗行业经验,从科研出身到产业实践、管理咨询,再到现今作为医疗投资人,也是柳丹追求价值实现的过程。

特别是在医药投资方面,柳丹得以凭借此前工作经历所带来的商业逻辑性和敏锐度,来做项目的筛选和判断,也享受在投后管理中与医疗创业者“肩并肩”,以实现更多科学研究应用的落地。

“我们是同行的伙伴,也是参谋,和企业家一起去实时地面对和解决创业路上的问题。”

在柳丹看来,一位优质的创始人,需要同时具备 ——鹰的眼睛(洞察力),狼的耳朵(判断力),豹的速度(执行力),熊的力量(管理力)。

科学研究、科研、医疗 (5)

谈医疗大环境

创业邦:  2019 的资本环境被普遍认为是“波谷”,你这样认为吗?在新一年的投资策略上,鼎晖会有哪些变化?

柳丹: 2019 年,我认为是过热后的回调期。见识了去年一波的投资热潮后,我们不追风、不盲从,更多地是求平稳,回归理性的估值判断。简单说是八个字,“精选项目,控制风险”。

从目前来看,今年上半年整个环境和去年下半年应该是差不多的。 2020 年下半年,可能会有好转的迹象,排除中美关系等国际形势的重大不确定因素,如果要相对明显地好转,可能要看 2021 年以后。

f6.lv_【官方首页】-白金会今年,我们会继续相对稳妥的投资策略,比如关注估值有合理调整的头部企业,以及有潜力从二线走到一线、但可能由于环境原因使其价值还未得到认可的企业。

创业邦:二级市场对一级市场,有风向标意义吗?

柳丹:有的。二级市场大的板块,哪些估值起来、为什么起来,为什么一些细分领域会得到二级市场相对高的估值认可,这背后都有一定逻辑。

其实一级市场投资也会看两方面:一是中国二级市场;二是国外二级市场,特别是与国外对标的一些国内公司,更适合判断其长期趋势以及投资空间的大小。

创业邦:在医疗行业的十余年里,你看到行业经历了哪些阶段?

柳丹: 1990 年之前属于跟踪仿制的阶段,那时候都是仿制药,主要解决的是“有无”的问题;第二阶段是模仿创新,中国逐渐看到国外先进的东西,产品也在改善,特点是成功率比较高,风险比较低,产品较为同质化;第三阶段,从前两年开始,是新替代旧的趋势。f6.lv_【官方首页】-白金会所以我们投资现在也主要是看First–in-Class(同类最先) ,兼顾Best–in-Class(同类最优)。但肯定不是盲目的一刀切,而是有判断取舍技巧的。

创业邦:现在医疗行业已经到了一个拐点吗?

f6.lv_【官方首页】-白金会柳丹:拐点有不同的角度,可能是十度,可能是三十度,我个人认为目前来说角度在过半(四十五度)左右。医疗行业的发展是个渐变的过程,投资也从之前的机会投资热,变为现在比较专业的行业投资热。

谈细分赛道的机会和风险

创业邦:我们关注到近段时间国内医疗领域的融资情况,新药的融资金额大,医疗器械的融资项目多。在整个医疗健康领域中,有哪些更细分的赛道是你所看好的?

f6.lv_【官方首页】-白金会柳丹:我关注的是四个部分:第一,生物科技,在医疗里边是具备抗风险性的;第二,药疗创制,就是通常大家所说的创新药等;第三是检测诊断,这也是精准医疗的主要方向之一;最后是医疗科技,因为我们是混合基金,会有机会和TMT行业组同事做一些交叉学科的投资,比如AI医疗、人机交互等。

创业邦:在你看来,投医疗和TMT,有哪些不同的地方?

柳丹:TMT会赌第一第二,有赢者通吃的格局,像大家通常所说的BAT或ATM。但医疗并不是这样,至少大家没看到医药上有哪两三家垄断了市场,而新企业没机会的情况。

医疗领域公司的格局,天然具有分散性。虽然从产品上来说,比如市场上出现了一款乙肝新药,可能在市场份额上会较大程度领先于随后上市的第二款,但在公司层面上,一般不会出现像TMT巨头那样依靠流量入口就能降维打击的情况。

产品本身是重要的决定性因素,如果你比第一款药更有效更安全,那你就有很大的可能超越前者。再比如即使都是治疗肝病,乙肝和丙肝的药市场都是分割的,会有各自的壁垒和不同市场格局。

创业邦:对于新药投资,是否面临个选择,如果投很早期,失败风险比较大,而等有一定成绩再投,可能估值又会比较高?

柳丹:说新药有高失败率,从文献报道的历史统计数据来看是这样,但我觉得从投资来讲这是个比较虚的结论。行业的统计数据是一个集合,投资却是需要筛选。能力不足的研发企业,我们专业投资人是不太会去投资的。

我们都是看重头部做得好的企业,无论是技术积累,还是团队对市场产品的理解,其实是有比较高的专业度的,这就提升了成功率。投资人要做的,就是依靠专业判断,在高风险的研发群体中,找到适中甚至偏低风险的单体项目。以我们实际情况来看,过去几年成功避开了几个坑,对研发的判断也都是基本准确的。

中国广告门户网


  • 上一篇新闻:
  • 下一篇新闻:
  • 发 表 评 论

      姓 名:   性 别:
      Q Q号:   Email:
    我要给这篇文章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
      请自觉遵守,注意文明发言
    企业推广
    企业服务

    页面底部区域 foot.htm